漯河糖酒會
下載APP

服務熱線

400-85-29888
在線交談 在線交談
wx

關注食品招商

漲停、500億市值瘋狂的背後,“內卷”的休閒食品“老大”?

更新時間:2021-03-10 10:35:16 來源:快消 瀏覽:369 次

絕味食品80%的增長許諾,是豪言還是吹牛?


01一份計劃,股價漲停


近日,絕味食品宣佈推出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擬向124名公司當前任職的高*管理人員及核心員工,以定向增發的形式授予608.63萬股股票,價格為當前公司股價的五折,同時大幅調高了營收增速。消息公佈的次日,絕味食品開盤即逆勢漲停,總市值超過560億元。

看看絕味歷史上營收增速和淨利增速的差額,再看看這次股權激勵解鎖條件就可以理清本次漲停背後的原因。

公告顯示,本次激勵計劃第1個解除限售期為:參照2020年,2021年營業收入增長率不低於25%;第2個解除限售期為:參照2020年,2022年營業收入增長率不低於50%;第三個解除限售期為:參照2020年,2023年營業收入增長率不低於80%。

也就是説,若按每年都剛好完成該考核目標計算,2021-2023年收入的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5%、20%、20%。該考核目標包含的收入同比增長率超過公司上市以來的增速,預計公司將主要依靠加快開店和提升單店日銷來實現。由此可以看出,未來3年公司快速擴張的發展目標,也給了市場一定的預期。

針對限售股解*絕味食品設置了較為“嚴苛”的條件。分析人士稱,在疫情影響還未完全消除的情況下,這個解除限售條件對絕味食品來説,可能“亞歷山大”,但對資本市場投資者來説,這意味着公司未來的業績基本有了保障。

絕味食品是以連鎖加盟為主的滷製品龍頭企業,成立於2008年。雖然比周黑鴨晚成立了11年,但是門店數量卻遠超周黑鴨和煌上煌。目前,中國休閒滷製品行業前五大企業分別為絕味食品、周黑鴨、紫燕百味雞、煌上煌和久久丫。2019年,行業CR5(前五份額之和)僅為20.2%,其中,全國三大連鎖巨頭絕味食品、周黑鴨和煌上煌分別佔比8.5%、4.6%和2.8%。

公開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上半年,絕味食品擁有門店12058家,煌上煌和周黑鴨分別擁有4152家和1367家;分別是煌上煌的近3倍,周黑鴨的8倍多。值得注意的是,絕味食品僅2020年前兩個季度就新增門店1039家,日均開店3家;與此同時,海外市場也呈穩定增長態勢。

營收規模上看,絕味食品優勢也較為明顯。截至2020年上半年,絕味食品實現營業收入24億元,分別高於周黑鴨的9億元和煌上煌的14億元。

受疫情影響,絕味食品的營業收入在2020年*次出現負增長,同比下滑1%。其中,前三季度,絕味食品實現營收38.85億元,同比下降0.01%;實現淨利潤5.20億元,同比下降15.33%。

不過,橫向對比之下,絕味食品在“抗壓”上的優勢就凸顯出來了。2020年上半年,國內*好的連鎖餐飲企業之一海底撈營收下滑16.5%;同期,周黑鴨下滑了44%,而絕味食品的營收,上半年僅下降了0.3%。

事實上,從行業來看,雖然幾大龍頭企業已廝殺數十年,但鴨脖仍是一個有上升空間的賽道。

據瞭解,我國休閒滷製食品生產企業有上萬家,小作坊仍是行業內的主要經營模式,行業競爭格局較為分散。國盛證券分析師認為,絕味食品此次股權激勵考核指標以營收增長率為主,體現出公司未來3年重要戰略導向以擴大市場份額為主,把握疫情帶來的逆勢擴張機遇。

在企業層面,絕味食品正在積極佈局的餐桌滷味產品也為市場帶來了新的想象空間。

目前,餐桌滷味*大的龍頭企業是準備上市的紫燕百味雞(全國品牌連鎖店超4000家,建立了多座大型標準工廠);“老二”為廖記棒棒雞(全國擁有門店800多家,正在加速佈局)。快消君瞭解到,絕味食品已經通過PE投資與廖記棒棒雞達成合作,着力發展第2增長曲線,藴含外延併購貢獻。

可以説,作為市值和營收的雙“龍頭”,步步為營的絕味食品依然存在很大的上升空間;但問題是,僅靠行業聚集度的提升和細分領域的“跨界”,能夠支撐起絕味食品80%的增長許諾嗎?


02 賽道龍頭,內卷加劇


事實上,近幾年的絕味食品,日子不太好過。

2020年以來,絕味食品接連出現大股東減持、財報披露研發費用存在“口徑”差異等事件。風波背後,折射出的是絕味食品因主營業務觸頂、淨利潤增幅放緩,以及食品安全存在長期隱患等問題。儘管,絕味食品通過大力發展加盟初步實現了在全國範圍內的“跑馬圈地”,但主營業務觸頂、淨利潤增速下降,也是不爭的事實。

財報顯示,2017年-2019年,絕味食品的營收同比增速分別為17.6%、13.5%、18.4%,歸母淨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31.9%、27.7%和25.1%。毛利率分別為35.79%、34.3%、33.95%。可見淨利的增速已明顯放緩,毛利率也在逐漸下降。

就近年的業績表現看,門店的增長並未帶來營收的提升,反而攤薄了單店收入。絕味食品2020年的單店日銷數據為826.51元,較2019年1293.56元下降36%,更低於2013年的956元水平。這體現出優勢地理位置的門店數量有限,絕味食品已經處於飽和狀態。

此外,與線下門店營收相比,絕味食品的線上業務遜色不少。數據顯示,2019年絕味食品線上收入為0.07億元,佔比當年營收的0.14%,同比下降35.87%。同年,周黑鴨和煌上煌來自線上的收入分別為3.57億元和0.80億元。

事實上,絕味食品也意識到了這一點,2020年,該公司營銷策略從“跑馬圈地,飽和開店”轉換為“深度覆蓋,渠道精耕”。但伴隨着“渠道精耕”出現的問題是,絕味食品的加盟商陷入了內卷的情況。

早年,鴨脖混戰時,起步較晚的絕味很好地藉助了加盟的力量,加盟商每年僅向絕味繳納4000到8000元不等的加盟管理費,三年後只交管理費。加盟讓絕味的勢力範圍迅速擴大,銷量蹭蹭往上漲,一舉超過了周黑鴨以及一大批武漢本地品牌。

快消君瞭解到,絕味當下已經基本不對新的加盟商放加盟,而主要依靠老加盟商開店,尤其是加入加委會(加盟商委員會)的加盟商,這部分人有足夠的經驗和資源,開店成功的概率更大。原因在於新開門店實際能帶來多少流量需要專業的評估,好的鋪位如果拿到的租金高也很難盈虧平衡,都非常考驗加盟商的資源和經驗。

然而,即便以老加盟商內部加盟為主,但對加盟商的管理也一直是絕味一個相當大的困境。

事實上,絕味在*初發展的幾年,沒有像現在這麼多的競爭對手、沒有很貴的租金,口味又很吸引消費者,可謂躺着賺錢。到了現在,電商對實體門店的衝擊,店鋪租金的上漲,即使像絕味這種擁有龐大消費顧客羣體的實體店做下去也不大容易,這時候比的不是口味,而是品牌和服務等綜合因素了。此外,大加盟商和小加盟商的利益糾葛也一直是個隱形問題。

無論如何,絕味加盟商還沒有認清的現實是:屬於絕味的那個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

如果不加大對於新加盟商的扶持,僅依靠原有加盟商的延伸,絕味食品很難開闢新的增量、實現解鎖條件中的高增長率。畢竟,除了久久丫等傳統競爭對手虎視眈眈外,品牌力更強,口味更獨特,毛利更高的周黑鴨也大範圍開放了加盟,這都為絕味食品的進一步擴張帶來了隱患。

2021春季全國糖酒會
* 姓名:
* 手機號:
微信號: 同手機號
* 代理區域:
* 類型:
* 留言內容:
我已閲讀並同意 《網絡用户信息保密協議》

食品招商網-專業的食品招商、食品代理服務平台,全方位滿足食品企業各類需求。

版權所有:食品招商網 | 客服電話:400-85-29888 | 法律顧問:班固律師事務所 劉鎔誠律師 | 備案:京ICP備08010544號-3

Copyright © 2009-2021 sp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京ICP證110597號

客服1: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客服2: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鏈接合作: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